申博sunbet官网-小说网 > 女生小说 > 画满田园 > 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 爹娘的想法
    ,

    见秦苗苗这样孩子气,刘氏笑着道:“你看看这丫头,也跟妙儿似的,坐在这看着像个大人似得,其实还都是孩子。”

    秦苗苗捂着嘴偷笑着:“让表舅母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见笑啥,你们本来就都是孩子,这没出阁的都是孩子,你娘多留你两年就对了,这女孩子啊,出嫁了就是人家的了,晚点出嫁好。”刘氏是总担心玄妙儿成老姑娘,可是这闺女能多在自己身边两年,自己也是愿意的。

    玄妙儿总觉得秦苗苗来的时候总是很巧,今个萧瑾他们刚走,她就来了:“苗苗今天来可是有事?”

    秦苗苗笑着道:“没啥事,就是让表姐去看看我的饼店,我昨天也来了,可表姐不在家,所以我今天这不是又来了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对她的话说不上信与不信,不过想单独跟她说几句:“那下午我去你家,看看你的铺子。”她不喜欢单独去陈秀荷家,可是这个事也是躲不过去的,并且这饼店就在街面上,自己去看看,也不进她们家后院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那苗苗就在这吃午饭吧,下午我们回村,你们小姐两一起回你表姑家去。”玄文涛对陈秀荷家里的事情还很上心的。

    秦苗苗站起来:“不了表舅,我娘自己在家呢,让她一个人吃饭,我怕她又想我哥了,那下午表姐闲了去我家走走,要说忙就哪天都行的。”

    玄文涛赶紧替着玄妙儿应下了:“妙儿下午没啥事,她保证过去,那你早点回去陪陪你娘,别让她想那么多,秋风跟别的孩子不一样,他懂事,又沉稳,保证能榜上有名安全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借表舅吉言了,那我就不多呆了,表舅表舅母也不常来,你们跟表姐说说话。”秦苗苗懂事的跟着玄文涛夫妇道别。

    玄文涛和刘氏也都起来了,送着秦苗苗一直出了大门,看着她走远了才回来。

    “苗苗这孩子真是不错,咱们家就是没有年纪相仿的小子,要不我保证把她娶回来做儿媳妇。”刘氏这话说的真心,也是真的喜欢秦苗苗的。

    玄文涛也笑了:“可不是呢,咱们家就是没有适合的小子,亲戚里也没哪个合适。”

    刘氏想说话,又停了下来,然后叹了口气:“哎,不行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挽着刘氏的胳膊往回走:“娘可是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玄文涛也道:“都是自己家人,还有啥不好说的?”

    刘氏笑着摇摇头:“我本来想着沐阳现在也是一个人,可是一想这沐阳说得好听的是和离了,可是林小草咋说也死了,还有两孩子,沐阳配不上苗苗。”

    玄文涛想了想道:“这事也不是完全不行,这要是林小草活着,这事还有点麻烦,毕竟她是两孩子的亲娘,不过现在沐阳这就一个人,其实这亲事我看也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,表姐对咱们那么好,咱们怎么能给苗苗说个不是头婚的,这事可别说,我这就是这么一提。”刘氏赶紧反对了。

    玄妙儿可不想让两家的关系更复杂了,因为要是他们真的有问题,这秦苗苗要是嫁给了刘沐阳,这就更乱了,她们也更能牵制自己的爹娘了。

    “爹娘,这事我觉得不合适,苗苗心高,保证不能同意的,说了也不好。”玄妙儿让爹娘从心里断了这个念想才是。

    刘氏也点点头:“妙儿说得对,苗苗也是个有远见的姑娘,这也要自己开铺子了,以后找婆家怕是也挑着呢,所以我才是说的,都不现实,这事可别提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还真的觉得不错,不过你们都这么说的话,那我听媳妇和闺女的。”玄文涛笑着进屋落了坐。

    刘氏也笑了,这个丈夫没有因为有钱了,有一点变化,反倒对自己更好了:“你们父女两晌午想吃什么?我去准备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也不客气:“娘做的我都喜欢,就算是白菜炖豆腐,也是娘做的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我闺女一样,你做啥俺们吃啥。”玄文涛满眼温暖的看着刘氏。

    玄妙儿在边上捂着嘴笑了:“爹娘,你们这样秀恩爱,不怕伤害我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什么都说,我去厨房了,你跟你爹说话。”刘氏忍不住的嘴角笑意,说着出去了。

    玄文涛也是满脸荡漾着幸福:“我这辈子心里最重的就是你娘了,前些年我让她受了不少苦,以后你们都要成家,还不是我们老两口相依为命。”

    “爹,你说得好像我们这些儿女不孝顺似得。”玄妙儿给玄文涛到了杯茶水。

    玄文涛端起茶杯,用茶杯盖子撇了撇上边的茶叶沫子:“我们两是能动一天,都不用你们,你们一个比一个有出息,这我跟你娘就满足了。”

    “爹,以后我们也在镇上或者河湾村,到时候我还是能经常回家陪你。”玄妙儿和花继业以后确实是想要回河湾村过田园生活的。

    “听你这么说爹就高兴了,还求啥。今个你丁伯伯不去河湾村了,送走了九王爷,他们也要把这两天所见的都整理成册,我跟你娘下午要把咱们家的客房收拾出来,让他们中午累了有地方休息。”玄文涛对丁尚书这个新认的大哥还真是喜欢。

    玄妙儿说起了丁尚书也笑了:“丁伯伯也确实是个性情中人,这刚来就跟爹结拜了,不过也好,要不然来这么大官,你跟娘还紧张,这多好,直接成亲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是呢,丁大哥这个人真不错,还有他对农业的见解很深,咱们只是想想法多,但是实际上的很多实用的办法,还是要看人家的,现在咱们联合起来,来年咱们河湾村的庄稼又要更丰产了。”玄文涛说起自己热爱的农业也是兴奋。

    “爹,你哥丁大伯还真是兄弟,你们一说种地都是眼里放光的,看来皇上真的是个有远见的明君。”玄妙儿对凤南国皇上的用人,还有做法,确实是佩服的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皇上是能轻易的评论的么?”玄文涛赶紧看看周围,没有外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