申博sunbet官网-小说网 > 女生小说 > 画满田园 > 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挑拨一下下
    ,

    玄妙儿对这个四叔还真的要刮目相看了,因为他这些话说的真是没错,他们要是都走正道的话,还真都是有出息的人。

    “四叔说的话有道理,让妙儿学习了。”玄妙儿这个还真的是真心的,至少是对刚才玄文信的话是认同的。

    玄文信想想刚才自己说的话,好像也真的蛮有道理的,自己也有点飘了:“你四叔我啊就是小时候给埋没了,我小时候啥优点没展现出来,结果就在家种地了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不介意给马氏跟她的儿子挑拨挑拨:“可不是呢四叔,祖父那个性子咱们都知道,就是不爱管事,什么都不管,都是祖母做主,祖母以前确实是偏心,你说要是四叔小时候上私塾了,识字了,再早上二十来年做生意,这说不定……哎,说啥也没用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说到这个玄文信这段时间对马氏少了的责怪又生了出来,真的是自己的娘把自己埋没了:“哎,这事也怪我自己,你说我小时候怎么就没点出息呢?”

    “四叔,这小时候谁能看出来啥,做爹娘的就该都一视同仁,都让上私塾,都一样培养,以后谁好了谁不好,那是她们自己的本事,至少儿女以后不怪罪,你看我爹娘,我是女子吧?这啥比我哥哥弟弟少了,所以我对我爹娘是感恩的。”玄妙儿继续道。

    玄文信心里是重男轻女的,要是自己家有闺女不能像玄文涛那样,可是玄妙儿有一点说得对,那就是兄弟几个应该一视同仁的,要是小时候自己也跟着哥哥弟弟一起上私塾?备不住早就发达了,现在备不住也是妻妾成群住大宅子了,当初要不是因为自己不识字,只种地,也不至于自己的亲事最不好。

    “哎,这事也都过去了,你四叔我啊命苦,只能靠自己了。”玄文信叹了口气,心里真的是更有恨意了。

    玄妙儿觉得差不多了,又添了把火:“有时候我也不懂祖母,你说三叔在镇上那么多年,就他们一家,祖母也没啥不放心的,你跟四婶把铺子管的那么好,那么挣钱,现在还要让别人去分一分……”玄妙儿说到这停了嘴:“我今个话多了,其实应该是祖母怕四叔四婶忙不过来累坏了,才让人去帮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这事之前玄文信和王氏并不是没有这个想法,不过他们更觉得是马氏愿意让生意快点做大了,才让人来帮自己的,可是现在玄妙儿一个外人都能这么觉得,那是不是马氏真的就是不信任他们呢?

    王氏心理早就对马氏没什么好印象了,因为这些年自己干的活比张氏冯氏都多得多了,马氏以前也是最看不上自己的,人家张氏一直在镇上当着人家的夫人,冯氏因为家世好,所以这些年除了刘氏,那个家里救自己最受气了,自己可是马氏的亲儿媳妇,可是她还不是分了等的。

    “妙儿这孩子看事比我们透彻,其实你说的对,你祖母从心里还是更看重你三叔五叔多一些,那我跟你四叔咋整,还不是要多努力,你知道你四叔为了这铺子累啥样?挣了银子一点不留的往回拿,跟你三叔比,我们两这真是傻子了。”王氏这时候确实是忍不住的抱怨。

    玄妙儿觉得自己再说就不好收了:“四叔四婶,这人啊有先甜后苦,也有先苦后甜,我觉得后者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玄文信笑着点头:“对对对,妙儿说的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现在好运都到了四叔四婶这边了?你们就等着以后享福吧。”玄妙儿把这话也是说到了官腔的客套话,也不想再去说马氏了,这要是说多了,就适得其反了。

    到了镇上,玄妙儿还要去给弟弟送饺子,到了道口就让玄文信两口子下车了,自己去了学堂。

    玄安浩是那种不用死记硬背也是成绩优秀的类型,所以精神状态倒是很好,跟玄妙儿说了几句,就赶紧拿着饺子进去了。

    玄妙儿从学堂回来,又去了自己的花店,那边已经开始动工了,反正有自己的修葺坊,这点自己是真的很省心,基本是图纸跟管事的交代清楚了,偶尔去看看就成,并且古人这点好,不偷尖打滑,也不偷工减料,所以根本不用有什么不放心的。

    这个铺子没有对外公开是干什么的,也没有说是谁的铺子,但是这个铺子的大小地脚都是永安镇上比较好的,所以免不了有人猜测,不过现在修葺坊的装修设计都是这样独特的,大家伙还真的不知道这是要干什么的。

    玄妙儿心里清楚,这个花店就表姑家里知道,这个铺子的修葺不可能瞒着人,因为就在大街上,路过的人都喜欢站着往上看看讨论一下,但是都不知道是要干什么的,这要是自己的铺子还没开起来,或者自己刚开,就有跟自己装修相仿的花店,那就是表姑家没跑了。

    花店转了一圈,玄妙儿才回了画馆,此时已经是黄昏了,天气暖了,玄妙儿还是习惯的把画馆的窗户门都开开通通风,然后才回了后院。

    算着日子,再有四日就是萧瑾和莎莲成亲的日子了,自己保证是要去的,当然花继业也要进京,这是萧瑾大婚,娶王妃,所以千醉公子也要出现的,玄妙儿的礼物都准备好了,也都装箱放好了,等着花继业晚上来,两人商量一下如何进京。

    天黑了,入了夜花继业才来,玄妙儿不担心花继业来被外人发现,因为自己家周围有千府的暗卫。

    这些暗卫估计太师府,三王爷,那些对自己的生意有想法的人,都应该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千府的暗卫不是闹着玩的,他们派人来是绝对进不了院子的,甚至周围几百米,都不会有危险的人出现,花继业的功夫也不会有尾巴跟上的,这周围都是他的人,自然是要帮他掩护的,所以他随时来,自己也不担心。

    花继业进屋面上带着笑:“妙儿,我外祖父那边有新的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坐下说?国公爷发现方士耀的事了?”玄妙儿也确实很想知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