申博sunbet官网-小说网 > 女生小说 > 画满田园 >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荷叶太嚣张
    ,

    再看马氏生这三个儿子,光是说得好听,可是自己没见过他们真的多么的和睦,玄老爷子以前没感觉到,可是这段时间有了对比,真的就发现其中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可是玄老爷子现在不能说这个,这个要以后背地里教育他们三个,现在要解决的是玄文诚的事,这个怎么办?

    他还是把希望寄托在玄文涛他们身上,因为这个大儿子是能掌控大事的,所以他才让明天都要说出自己的想法,到时候自己参照一下玄文涛他们的意思,应该有更好的选择吧。

    玄文诚心里也是有点底的,因为今天自己就是要轰轰烈烈的回来,让全村都看见,要是不想让别人看见,自己就摸黑回来了,现在这样回来全村都知道了,家里不能这么偷摸的把荷叶和孩子整没了,至于对策,自己心里有数的,就看玄老爷子什么时候说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玄安睿件没人注意自己,小声问玄妙儿:“没咱们家啥事吧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差点笑出来,马氏你分得清楚,你们这三个儿子是最亲的,俺们家也分得清楚,挺好,咱们本就不是一家人。

    她小声回复玄安睿:“没事哥,不管咱们家啥事,本来挺好的,祖父在二叔那住的挺好的,鸟也买了,怎么也没想到正好这时候三叔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玄安睿看看四周:“咋没看见祖父的鸟?没带回来么?那过两天祖父还得去镇上?”

    “带回来了,在我马车里,让千墨看着呢,祖父怕鸟吓到,哪敢拎进来?”玄妙儿压低了声音。

    玄安睿理解的点点头:“我说呢,那咱们就这么坐着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只能坐着看了。”玄妙儿也很无奈。

    兄妹两坐在那,看着马氏带着三个儿子表演相亲相爱的一家人。

    玄文涛和玄文江兄弟两都不用说话,两人心里都明镜似的,坐着喝茶。

    玄老爷子坐在一边不住的叹气,因为看着马氏他们几个,自己心里闹腾。

    刘氏和魏欣也想知道屋里有啥事呢,所以看着鸡肉炖出味道了,他们两就进屋来,放桌子摆碗筷,也是听听啥情况。

    不过这屋里的情况吧,看不出个四五六,就看见马氏拉着自己三个儿子,痛哭流涕的诉说,玄文涛他们都坐在那没动。

    玄妙儿看出来娘的担心,自己起来陪着刘氏去了厨房,小声跟她说了屋里的事,现在有千渺跟着胖胖,玄妙儿还真是感觉轻松了不少,不过今个还有二叔家的孩子呢,所以把心静也留在屋里看着孩子,自己就带着千落出来的。

    刘氏听了玄妙儿的话,摇摇头:“乱遭,你进屋看着几个孩子吧,这饭菜简单,也没啥活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应下进屋了,刘氏跟魏欣小声的说着才玄妙儿跟他说的话。

    过了一阵就开饭了,仍旧是男女分席,除了在学堂的玄安浩,基本都回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在马氏眼里这就是团聚了,自己的儿孙都在就行了。

    当然在玄妙儿他们家眼里,这个团圆跟自己家的关系也没多大。

    今天这顿饭虽然说是团圆饭,可是这个气氛其实并不欢乐,男子那桌兄弟三人说话一直是话里有话,可是又都不说破,表面上都是恭恭敬敬的。

    女子这桌就更不用说了,因为荷叶抱着孩子坐在炕上,就是个让很多人看着碍眼的事了,她早早就抱着孩子上炕坐好了,挨着张氏母女,但是张氏是在炕沿边位置的,也就是平时方便伺候人坐的位置,现在荷叶坐在了张氏的上位,也是特意的宣示主权。

    今个张氏和玄舒儿没有干活,也没有说什么,只是一直很安静的在屋里,吃饭他们娘两也是跟以前一样小心,尽管不伺候人,也是坐在最边上。

    不过马氏今个没有为难张氏,毕竟眼前这事,谁都知道张氏母女是最无辜可怜的。

    马氏动了第一筷子,这饭便开了。

    荷叶对着一块肉就伸筷子过去夹。

    马氏其实看着荷叶上炕就有气了,但是她也看出来了,今个玄老爷子是不想让有什么枝节,她现在心里也是蒙,所以还是想顺着玄老爷子的意思。

    可是看见荷叶奔着肉去的手,她还是忍不住的生气,她拿着自己筷子啪的一下,吧荷叶夹起来的肉打掉了:“你这个贱蹄子,这么上桌吃饭我没说什么,还敢夹肉。”

    荷叶怀里抱着孩子,还满口是理:“娘,我这孩子还小,得喂奶,我要是吃不好,你孙子咋办?”

    马氏都懒得看那孩子,冷笑一声:“别说是我孙子,我不认。”

    荷叶仍旧底气十足的道:“你认不认也是你孙子。”

    马氏拿着受了的筷子指着荷叶道:“你还反了天了?我告诉你荷叶,我不缺孙子,更不缺你生这一个,你自己看看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?你就是个妾室,你这都坐到了正室的上边来了,你有没有规矩?”

    荷叶看了一眼张氏,满脸的不屑:“她一个儿子没有,以后我们这房还不是我们母子撑着。”

    这次荷叶回来就是没打算低声下气,因为这个孩子本来就出处不正,如果她过于低姿态了,更是容易被欺负被怀疑,这次回来他就要咬住孩子是玄文诚的,并且她跟玄文诚也商量好了,回来安稳了就让自己做正妻。

    张氏心里疼,可是面上一点没有变化,她对正妻不正妻的名分早就不在乎了,这么小门小户的出个妾室就是往死了逼自己了,自己的痛就是让自己记得要怎么去报复,不是给别人利用的,现在明显的马氏要用自己去斗荷叶,自己可不上当,自己是要坐收渔翁之利的人,怎么会当炮火呢?她没有说话,装作自己不敢说话的低着头。

    马氏就是看不上荷叶,也不是看不上,应该说是容不下,只是他们这么轰轰烈烈的回来了,自己不能今天就把他们扫地出门,那样村里人的唾沫能把人淹死了,这事还是需要一个说法的。但是现在看着荷叶这样,她怎么能咽的下着口气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