申博sunbet官网-小说网 > 女生小说 > 画满田园 > 第一千四百三十章 玄文涛教子
    ,

    玄妙儿自己吹了蜡烛,上了床,一夜好眠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家里也热闹起来了,因为明天就是初八了,家里的这些作坊也要开始放鞭开业了,玄文涛带着玄安睿把没个作坊要用的鞭炮也都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下午玄文涛和刘氏要送玄妙儿回镇上去,因为玄妙儿这些铺子也要开业的,比家里的更多,玄文涛今天要带着玄妙儿把没个铺子里转一遍,今个下午铺子里管事的就都回来了,也要把鞭炮发下去,还有开业的喜钱什么的,都要送过去安排周到了。

    家里这边有玄安睿管着,玄文涛也放心,玄妙儿是女孩,这些事还是自己跟着才放心,所以他们说什么都要陪着玄妙儿在镇上开业去。

    家里的忙和完了,玄文涛和刘氏带着胖胖跟着玄妙儿就回镇上了。

    画馆这边有孙婆子,所以收拾的也很干净,可是刘氏这个当娘的,到了还是忍不住的帮着玄妙儿拾落一下。

    玄妙儿回来也不用干什么,反正有娘跟着就这点好,自己什么都不用管了,东西放下了,玄妙儿就跟着玄文涛出去了。

    从远到近的开始走,每个铺子都要到,都要交代。

    到了果酒庄园的时候,花继业也在。

    花继业迎过来道:“伯父,妙儿,你们也来了,真巧。”其实他都在这一下午了,有什么巧的。

    玄妙儿猜也猜到他一直在在这了,笑看着他:“还真是巧。”

    玄文涛不知道两人这个眼神交流的意思:“可不是,还是真巧了,东西我都备好了,你们两安排好明天放鞭的人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花继业点头应下:“明天我自己来放鞭炮,我铺子少,每个都去时间也来得急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看着他:“我铺子多,不能每个都去了,并且明天上午的街面上都是鞭炮,我就在画馆那边了,这边明天就麻烦你了。”玄妙儿确实有点畏惧鞭炮,并且这街面上走一圈确实是耳朵也受不了。

    花继业知道她对有些怕鞭炮是了解的:“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也不是外人。”

    玄文涛拍拍花继业的肩膀:“明天我和你伯母下午才回河湾村,你忙完了就过家里吃午饭去,正好开业了咱们也庆祝一下子。”

    这个是花继业最喜欢的事了:“我一定早早就去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在边上笑着没有说话,她喜欢看花继业跟自己爹这样说话,宛如一家人。

    还有铺子没去呢,所以玄妙儿父女也没多在这久留,就跟着花继业告辞了。

    走完了这一圈,他们才回家。

    到了家天色不早了,也该吃饭了,吃过晚饭,一家人说了会话,也就都早睡了,明天开业还得早起呢。

    次日清晨,天空飘起来小雪花,不过这并不影响铺子开业的喜庆,他们这也算是商业街上,所以从辰时(早上七点道九点)开始这鞭炮声音就响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个开业的吉时各家选的不同,有些讲究的就找人算个时辰,毕竟每年的初八都要放鞭,所以大多数都是自己选个吉利的时辰就行了。

    不过大概都是在这个时段的,所以这时间里,街面上的炮竹声是遮盖了一切。

    玄文涛带着画馆里的伙计也开始准备鞭炮,鞭炮用杆子高高的挂起来了,立在门口。

    到了他们家事先看好的时辰,玄文涛和伙计就把鞭炮点燃了,鞭炮噼里啪啦的燃着了。

    周围聚了不少的孩子,这些孩子都是看热闹的,当然还偶尔可以得到一些糖瓜果子点心,也是他们期待的。

    鞭炮放完了之后,刘氏和玄妙儿一人那这个小筐,开始个这些孩子发吃的了,孩子们也都礼貌的道谢,店家也喜欢有人来热闹,所以今天的孩子也都很受欢迎的。

    发完了之后,孩子们把东西放好,道了谢欢快的跑开了。

    胖胖看着那些孩子就稳不住了,自己也好想跟着他们去玩,刘氏一直看着不让。

    这小子是得到一点机会就想偷着跑出去,不过现在有了千渺跟着,千渺是个特别规矩的孩子,更知道自己的职责,所以一直看着他。

    刘氏一直让胖胖在自己的视线内,免得他溜出去,千渺也是孩子,未必能看住了,一不注意,这小子又要跑。

    玄妙儿跟玄文涛拿着放鞭炮的杆子从后门进来,就看见胖胖又偷着要往出跑呢。

    玄文涛把她拎进了院子,放在墙根处:“你不是不老实么?这么皮,不听话,你真的跟你哥哥姐姐是没法比了,你这小子我以前没罚过你,你这是不知道你爹也是有脾气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胖胖还真的没被罚过,家里对他是宠着的有点多,所以他也没害怕:“爹,我就是要出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说的?我说不让你出去,你还小,这是镇上不是河湾村,遇见坏人怎么办?”玄文涛瞪着眼睛对着胖胖道。

    胖胖还是没多害怕:“爹,我有千渺跟着呢,千渺都能飞起来,很厉害的,没事。”

    玄文涛踢了一下胖胖的小屁股,当然也不舍得用力的:“你都要把千渺带坏了,再这样我不让千渺跟你玩了。”

    可是胖胖没受过这个委屈,用一直胳膊堵着脸,哇的一声就哭了:“爹,我就是要出去玩,我没错。”

    玄文涛皱起了眉头,这个孩子真是宠的厉害了,尽管心正,可是太任性了,这时候还是不认错,所以玄文涛也是下了狠心要教训他。

    玄文涛把胖胖的胳膊拉下来,贴在大腿外侧,让他面对着墙站好了:“你就在这反省,什么时候知道自己错了,什么时候喊我。”

    胖胖憋着嘴,水汪汪的大眼睛祈求的看着玄妙儿,叫了一声:“姐。”这一声里尽是委屈啊。

    玄妙儿心疼弟弟不假,不过这小子也确实是淘气的没边了,并且皮的厉害,爹这么管他也是应该的,并且这个时候她要是说情了,以后这小子更不怕人了。

    所以玄妙儿也对着胖胖道:“你惹了爹生气,那你就早点想明白错在哪了,承认错误就行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