申博sunbet官网-小说网 > 女生小说 > 画满田园 > 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国公府来人
    ,

    花继业挑眉,带着点玩味的看着玄妙儿问:“你是先想着挣钱,还是先想着让人们能冬天吃上菜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先想着冬天能吃上菜了,不过顺便又能挣钱何乐而不为呢?”玄妙儿会给花继业一个你懂的眼神。

    花继业笑着继续翻看着那本杂记:“你家还没开始做呢,你真的这就舍得把这技术呈给皇上?你不怕皇上自己派人去做?”

    玄妙儿撇撇嘴看着花继业:“你这就没意思了,你还不懂我?我这是为了保护我们家,有了皇上做靠山,我们还怕啥?就算是皇上干了事,那我来年的那些生意不还是挣钱么?”

    “小丫头,心眼长得太多。”花继业伸手掐了一下玄妙儿脸蛋。

    玄妙儿赶紧躲开:“不许掐我脸,我还没长成呢,该把脸掐歪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你成什么样,我都喜欢。”

    不喜欢也不行啊,闺房进了,闺床上了,你还想怎样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八抬大轿去迎娶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千管家端着茶点进来,笑的见牙不见眼的:“小姐,这是府上厨子依你口味做的梅花饼,你尝尝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一手撩袖子,一手拿起一块点心:“这样子就好看,让千管家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喜欢就好,老奴告退。”千管家看着这对璧人,心里乐得跟什么似的,赶紧退出去,还给千落她们使眼色,让她们也出去守着,给两人空间说话。

    千落和心静赶紧识趣的跟着千管家出去了。

    玄妙儿拿着点心边吃边道:“花继业,你们府上的点心太好吃,这么多好厨子,也没有几个主子,当真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希望我后院热闹点?”花继业挑眉打趣的看着玄妙儿问。

    玄妙儿把点心咽下去,又喝了一口茶,细条慢语的道:“随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小丫头,知道我的心,还这么说?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你起的头?莫不是你真有这心?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对你有二心,那就让我天打五……”

    玄妙儿伸手捂住了花继业的嘴:“做什么发那么恶毒的誓言,我信你。”

    花继业抓着玄妙儿的手,轻咬了一下:“就知道你疼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你怎么越长越像孩子了,现在还会撒娇了,以后要不要我哄着睡觉?”

    “要,我期待那天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想偏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说的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你无赖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?我怎么没发现?”

    “就是有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你说有就有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说的,是你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都是我说的,你说什么都对。”

    “敷衍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真诚。”

    千落和心静在门外捂着嘴,忍着笑,忍得肚子都疼了。

    天黑了,花继业暗中护送着玄妙儿回了画馆,自己才离开。

    第二天玄文涛写的那本杂记就随着千府的车队送往了京城,当然多了不少随行保护的。

    下午,玄妙儿闲了,在后院看她那些菜,想着晚上花继业来吃饭,除了韭菜鸡蛋的水饺,还要抄点什么青菜。

    这时候千墨着急忙慌的跑进来:“小姐,京城国公府的方士初和方樱露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怎么来了?说干什么了么?”玄妙儿提高了警惕了,因为这两人跟自己尽管不是敌人,可是自己对她们也不算是十分了解。

    千墨摇摇头:“他们衣衫褴褛,要不是我见过,我真的不相信是国公府的小姐公子,他们说一定要见到你再说话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犹豫了片刻赶紧道:“快把他们带到后院,然后你们出去把周围三百米内都搜查一便,看看他们又没有尾巴?”

    千墨领命出去了,很快带着方士初和方樱露进来了。

    玄妙儿只留下千落在身边,让千墨他们出去看有没有尾巴了。

    千墨他们出去赶紧关了门。

    玄妙儿看着眼前这两人,真跟千墨说的似的,要不是认识,真的想不出这是国公府的公子小姐。

    方樱露见了玄妙儿,一下子跪在她面前,顺手拉着方士初也跪下,然后对着玄妙儿道:“玄小姐,求你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,救救我们兄妹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知道这两人是遇见难处了,但绝不是国公府遇难了,因为国公府有事的话,花继业早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她看着方樱露:“你们先起来坐下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方樱露摇摇头:“玄小姐要是不答应,我不能起来,我不求玄小姐救我们两人,只救我兄长就好,我也是没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尽管与方樱露不算熟悉,可是上次在国公府她所作所为自己还是比较欣赏的,还有这也算是花继业的家人,那边有事,自己不能不插手。

    她扶起方樱露:“坐下说吧,如果我能力范围的,一定出手相助。”

    方樱露这才起身,随着玄妙儿落了坐:“玄小姐,大夫人和大公子要杀我们兄妹灭口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一听这事大了,可是现在不能让花继业来,这大白天的,不能引起别人注意,自己只能先了解情况,然后晚上再找花继业做打算。

    “方樱雪她娘和方士耀要杀你们?为什么?”玄妙儿确实没想到事情会这样。

    方樱露边回忆边说着事情的经过:“我最近一直暗中调查大夫人当年害我娘的事情,昨天晚上,我去听窗根,听见大公子对大夫人说我们府上有藏宝图,他们要想办法得到,暗中交给三王爷,因为三王爷有太上皇驾崩时候留下的玉玺,以后早晚会登基的,我知道事情的严重,想着赶紧溜走,没想到我哥正好去了,他一开口,就被屋里发现了,李翠娥那个毒妇哪能放过我们,她买了不少杀手来杀我们,我已经是走到绝路了,所以一点不敢隐瞒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没有接话,她等着方樱露接下来的话,看她到底有没有说谎,她只是点点头,没出声。

    方樱露此时更坚信自己来找玄妙儿是对的,她继续道:“并且我知道千府跟三王爷府对立,玄小姐是千府的朋友,所以我才最后决定来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