申博sunbet官网-小说网 > 女生小说 > 画满田园 >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见了面就掐
    ,

    “那不是好不好看的事,那是常人进不去的地方,我们这平头百姓能不好奇么?要是我能进千府内院一次,这辈子就不白活了。”陈秀荷这语气带着好奇,还有更多的期待。

    玄妙儿怕玄文涛不好拒绝,自己赶紧开口:“秀荷表姑,这千府你也知道不好进去,我也是提前跟千醉公子打好了招呼了,不能多带人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记得以前秦苗苗也好奇过千府,这娘两的好奇心还真是一致的,不过一般人有这想法也不能说,也就是这个大表姑,想啥说啥,但是这样的人也有个好处,就是自己也不用拐弯抹角的拒绝。

    陈秀荷一脸的失望,一拍大腿哀声道:“我还想着,能不能跟我三舅借光去看看呢。”

    玄老爷子根式腰板直了,这越是难去的地方,自己去了才是越有面子的,陈秀荷跟玄妙儿他们两家再好,可是这地方不是直近的亲属,那也是去不上的,让你刚才还帮着他们说话,给我难看,现在知道谁跟谁一家的了吧?

    玄老爷子咳了一声:“秀荷啊,你一个妇道人家,可别这想那想的,在家把孩子伺候好了,以后等秋风科考上了,你也就跟着享福了。”

    陈秀荷就看不上玄老爷子这个样子,虽然是自己的舅舅,可是两人说话也没和平过。

    所以陈秀荷也是故意的气着玄老爷子道:“秋风那孩子不用我操心,在北关外时候,私塾的先生就说了,他这不说能考上状元,但是中个进士没啥难的。对了三舅,你家三郎五郎书念得咋样?五表弟不能科考了,你家希望可都在这两孩子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是玄老爷子的痛处了,玄文宝不能科考了,这事是真的断了玄老爷子不少的念想。三郎五郎啥样自己知道,就算是现在三郎看着认真,可是都多大了,童生还没中呢,并且成绩也是私塾里最差的。五郎到现在还是大鼻涕踉跄的,更不是个有出息的。

    “这来年才都要参加春闱,所以现在啥样我也不知道呢。”玄老爷子没有深说,这么搪塞了一句。

    陈秀荷又问了马氏的事,反正都是挑着玄老爷子心窝戳的。

    玄妙儿听着这些人说话自己也插不上嘴,跟玄老爷子他们打了招呼,拉着秦苗苗去了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进了玄妙儿房间的花厅,两人落了坐。

    千落去拿了茶点,然后退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秦苗苗高兴地看着玄妙儿:“妙儿表姐,还是你了解我,他们唠嗑唠的我都困了,我娘这人吧,你要是待她好,咋的都行,你要是跟她杠上了,那她一点不服输,难为我大舅和舅母要在那,看我娘和舅姥爷争斗了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也笑了:“你娘和我祖父吵嘴,你倒是不担心,跑出来躲清静你还笑。”

    “我娘那人有点得理不饶人,但是她要是敬佩的人,那说啥她都听,所以有大舅在那,我根本不用担心的。”秦苗苗手里拿着点心,确实一点不担心。

    玄妙儿很佩服的看着秦苗苗:“你这个心态真好,不说他们了,年下了,过几天我带你挨个铺子作坊都走一圈,你带个本子和铅笔,看见什么你觉得有用的都写下来,以后你要是做生意用得上。”

    “妙儿表姐,你真的不怕什么都教我,以后我背叛你这个师傅么?”秦苗苗放下手里的点心,笑眯眯的看着玄妙儿问。

    玄妙儿对她可没什么担心的:“对你我还能不放心?银子挣不完,可是亲情难得啊。”

    秦苗苗没有迎上玄妙儿的视线,又拿了一块点心吃了起来:“妙儿表姐,这点心保证是千府拿来的,我一吃就能吃出来,我被你养刁了,吃不惯别处的点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意思是要我供你吃一辈子点心?那你可别远嫁了,要不我还得给你送去,可是不容易了。”玄妙儿和秦苗苗说笑道。

    秦苗苗点点头:“我还真希望能吃一辈子千府点心,说起千府,其实我和我娘只不过是好奇,我哥对千府里的那些奇门遁甲,五行四象的,那才真是感兴趣呢,不过他好奇这个东西,谁敢让他去,他去了乱琢磨,千府非以为他是奸细不可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一直知道秦秋风热衷此事,所以倒也没多心:“千府的那些机关要是那么容易就被人参透了,那就不是千府了,多少人研究过,多少杀手潜入过了,没有一个到了二进院子的。”

    秦苗苗似懂非懂的点点头:“怪不得呢,这一说,我更好奇了,不过我最好奇的是听说千府有个木楼,很漂亮,真的么?”

    “嗯,真的,木楼下边是一片花海,不同季节,不同的花,很漂亮,你知道的很多么?”玄妙儿理解这女孩子关心的什么,千府的木楼确实是个神一般的存在,更是女孩梦想向往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了,我们客栈里每天人来人往的,知道的消息也是最灵通的,只是妙儿表姐,我替你可惜,你为什么就不能与千醉公子在一起呢?”秦苗苗看着玄妙儿,一脸的不甘心。

    玄妙儿微微一笑,抿了一口茶:“千醉公子今生不娶,又不是针对我一个人的,这个是人家的志向,再说你还不了解我?我就想平平静静的过着日子,大人物攀上了也累。”

    秦苗苗摇摇头,带着崇拜的道:“妙儿表姐,要说你攀上谁,这话我可不认同,哪怕配个郡主给千醉公子,我还真未必觉得般配,可是你配谁,我都觉得配得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?还不是生活所迫,逼得我挣点钱,商人的地位低,我心里知道自己半斤八两。”玄妙儿从来不愿意把自己的位置定高了,以后自己也是要跟着一片田园为伴的,那些功名与自己没关系。

    “商人也是靠着双手吃饭的。对了,妙儿表姐,我有个开铺子的想法,不知道可行不可行,我跟我娘说了一嘴,被她骂了一顿。”秦苗苗委屈的看着玄妙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