申博sunbet官网-小说网 > 女生小说 > 画满田园 >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聪明的女子
    ,

    这时候方士初忽然捂住了自己的肚子,嘴角流出了一丝鲜血,他指着玄妙儿:“玄妙儿,你真歹毒,你给我下药?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蒙了,这是个什么事?自己担心的是被人家给自己下药,这咋成了自己给方士初下药了,不过不能让方士初现在有事,她赶紧对着心静道:“心静快给他解毒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一个姑娘开门跑了进来,正是玄妙儿上次来府上,在门口见到的那个姑娘,那姑娘跑到方士初身边,抱着他的胳膊晃了晃:“哥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方士初已经疼的在地上翻滚了:“樱露,玄妙儿给我下毒,你快去叫母亲和祖母,报官给她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那女子紧着压着方士初的手:“哥,你怎么样了,你要挺住,我去给你找大夫。”这姑娘很理智,现在什么都没有救哥哥的命重要。

    玄妙儿对着心静道:“心静,快去给他解毒。”

    心静走了过去,端起方士初用过的茶杯闻了闻,然后从腰里拿出一个小瓶子,倒出来两粒药丸:“算你命好,这断肠散不是什么特别的毒药,我带来的解药就能解。”

    方士初还是不相信玄妙儿,他疼的直叫唤可是就不张嘴,生怕玄妙儿要害死他一般。

    方士初的妹妹也不相信玄妙儿:“谢谢玄小姐好意,我们府上有府医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现在可不想把事情闹大了,她对着方士初的妹妹道:“方公子是中毒,大夫未必能解,并且解毒是越快越好,如果我想害他,不会当着你的面给他吃毒药,还有就是方公子的毒不是我下的,你们府上有人要害他,你去找府医未必安全,所以你最好让他吃药。”

    那女子看着玄妙儿愣了一下,然后再看向方士初,她知道方士初的毒等不得了,还有就是玄妙儿后边的话,她相信。她以前也相信方樱雪娘两的,可是有一次自己听见了她们说话,才知道自己多傻,自己的娘就是被她杀了的,可是自己跟自己的哥哥说了,哥哥不信,所以自己一边要保护哥哥,一边又要想着报仇。

    对于玄妙儿自己算是有点了解,是因为方樱雪的事情,看着方樱雪得了报应,看着方樱雪她娘的伤心,当时的场景真是大快人心,自己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。

    那女子看着玄妙儿:“玄小姐,我是方士初的妹妹方樱露,我不知道我兄长哪里得罪了你,你要对他下手,但是我替兄长跟你道歉,我兄长做事有事不加考虑,他本身没有什么想法,我保证他以后不会找玄小姐的麻烦了,今日的事情我们当没有发生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看着这个女子,听着她的话,说的应该是真话,因为现在如果她是方樱雪她娘那边的,应该是要把事情闹大了,让自己难堪,可是她说这事就到此为止了,并且还说道歉,她明明是以为自己害了方士初,可是她却还要对自己道歉,还说方士初没有什么想法,她很明显的就是不想参与道任何事情里。

    不过玄妙儿跟明白人,也要说明白话:“方小姐,看得出你是个明白人,那我这些话也要说清楚。我没有害方士初,他茶里的药不是我下的,如果我给他下了药,我不会再给他解药,还有在你家给你们府上的公子下药,对我的名声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方樱露跟方士初身边的随从一起把方士初扶着坐在了椅子上,这时候方士初已经没有刚才那么疼了,脸色也缓过来一些。

    玄妙儿让心静把茶壶里也放了解药,然后晃了晃茶壶,又把茶杯也都用解药涮了一下,确保没有毒药的成分。

    方樱露走到玄妙儿面前福了福身:“玄小姐的为人我相信,我和兄长在这府上没有根基依靠,我兄长生性又单纯,有些事情我跟他说过了他也不相信,所以他要是说了什么不好听得,我替他道歉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觉得这个方樱露不一般:“方小姐是个明辨是非的,我佩服……”玄妙儿的话还没说完,外边就传来了一阵子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玄妙儿转身看过去,正是方樱雪她娘方家大夫人来了,她身后带着好几个穿戴富贵的妇人,应该都是这府上的夫人姨娘了。

    方樱雪她娘进来的步子迈的很大,很是着急,她进来看见方士初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差,心里有点没底,自己想要一箭双雕,除掉这个以后跟自己儿子分家产的庶子,然后把这个罪名挂在玄妙儿身上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这方士初是不是喝茶喝的太少了,但是能看出来这方士初脸色绝对不正常,还有额头上的汗,加上那身带着灰尘的衣服和有些微乱的头发,证明他还是中毒了。

    方樱雪她娘赶紧走到方士初身边:“初儿,你这是怎么了?是不是病了?”

    方士初看见方樱雪她娘,这一股子委屈全出来了:“娘,是玄妙儿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方士初说出来,方樱露就打断他的话,对着方大夫人道:“娘,我大哥刚才吃坏了肚子,喝了点热水已经好多了,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方士初还想说话,方樱露偷着掐了他一把,方士初闭嘴了,因为从小到大都是这个妹妹照顾自己。

    方樱雪她娘这时候表现的是一脸的着急,拉着方士初:“初儿,你这哪是腹泻啊,你这怎么像是中毒了?”然后赶紧喊后边几个妇人过来:“你们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那几个妇人上前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反正是都顺着方樱雪她娘的意思:“是呀,这事中毒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也是像是中毒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看这嘴发紫,这事中毒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看着他们没说话,自己心里有数,这事方樱露会站在自己这边的,并且这毒已经解了,就算是有大夫来,也是看得出这毒已经解了,没有人闲的自己给对方下毒,自己解,所以这事自己没啥怕的。

    方樱露不想在这耗下去,这事自己心里已经有了判断,这方樱雪她娘来了就一直往中毒上去强调,她又不是大夫,怎么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娘,我哥是吃错了东西,我带他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了。”方樱露说话还是很客气的,因为现在自己没有能力翻盘,那就要忍着,何况还有个不太争气的哥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