申博sunbet官网-小说网 > 女生小说 > 画满田园 >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回忆起往事
    ,

    千墨这时候的情绪已经稳定了一些:“小姐,怕是真的去找也不好找了,因为过去太多年了,翠儿也没有什么特点,我和她之间也没有信物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听千墨的意思是他同意去找人了:“尽人事听天命,找到了咱们多个亲人,找不到,没消息也是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小姐,谢谢你,这些年我经常都会做梦,我梦见翠儿喊我说她饿了说她冷了。”千墨今日也是真的跟玄妙儿敞开了心扉。

    “咱们是家人,又何必客气,这事说出来就好了,等咱们回永安镇,我给你几天假,你再回去看看,也顺便散散心去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小姐的体谅,千墨能跟着小姐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。”

    “又说这客气话做什么,他们在前院怕是担心了,咱么回去吧,以后有什么都要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定说,与小姐,我不再隐瞒。”千墨保证道。

    两人说着话往回走,千墨想起来千书的事:“对了小姐,我忘了跟你说,千书对千落确实是有意思,不过知道现在公子很多事情未解决,所以他暂时先不打算跟千落表白,说等这些事情都处理好再说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为千醉身边有这样的人而感到高兴:“你们经常说认识我和千醉是你们的福气,其实我觉得认识你们也是我们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过奖了,我们做下人的就是该为主子着想,就算是不成家也是应该的,为主子霍上性命也是应该的,但是我们能遇见你和公子这样的主子,确实是难得的。”千墨说的很诚恳,也确实如此。

    “其实咱们都是困难中走过来的,都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,我和千醉,还有你们,都是从阎王门口转过圈的人,怎么会不懂的珍惜?”玄妙儿感叹着人生,也想起来很多,自己这样的经历,能遇见这些人,真的是千年缘分,有时候觉得那些害自己的,都是个缘分,就算是是孽缘,也是穿越了千年。

    到了前院果然千落找过来了:“小姐,这么冷,怎么出去这么久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千墨说说话,顺便赏赏景,有什么担心的,快进屋,你的胳膊还疼吧?”玄妙儿看见千落得伤口,还是有歉意,毕竟是为了自己挡刀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可别再问我胳膊疼不疼了,我听得都困了,我别说是为你挡刀上了胳膊,我就算是掉了脑袋那也是应该的。”千落实在是受不了玄妙儿这个一盏茶功夫问一遍,这个伤对于她真的不算是什么,两三天也就没事了。

    玄妙儿拉着千落进了屋:“你也是血肉之躯,这受了伤怎么不是大事?你要是爹娘在身边,不知道怎么心疼呢?”

    千落是个比较大条的性子,可是玄妙儿这句话还是让她眼睛湿润了,她背着玄妙儿,怕玄妙儿看见她的失态:“我都快记不起我爹娘的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觉得今日确实是个感伤的日子,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,也是想起了前世的很多事,她从身后拍着千落得后背:“千落,这就是你的家,不管什么事情,都还有我们。”

    心静和心澈在边上也是想起来身世,这些人,之所以当下人,都是有过苦难的,所以这时候也都很很有触动。

    千落忽然转过身,抱着玄妙儿:“小姐,我也想我爹娘,可是他们不可能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抱着千落,这眼泪也忍不住了,想起来自己前世的亲爹娘,自己何尝不是再也见不到他们了,这一时心里也是难受,跟着千落抱头痛哭。

    心静和心澈也是拉着手不住地抽涕,想起这些年的不易,想起曾经自己也是有爹娘,有家的,心里自然是难受。

    这时候刘氏推门进来:“你们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玄妙儿赶紧站好擦擦眼泪,掩饰自己的心情:“娘,没事。”

    千落赶紧上前:“夫人,对不起,是我勾起了伤心事,让小姐也跟着感伤了。”

    心静和心澈也都赶紧叫了声夫人,然后开始擦鼻子。

    刘氏这被几个姑娘弄得有点蒙:“千落这丫头心里是最不藏事的,你们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了?”

    千落是心里放不住事,可是这时候不能说受伤的事,不能让刘氏担心,她赶紧道:“夫人,我是想我爹娘了,我这一哭,小姐心软也跟着哭了,心静和心澈也是想家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呢,你们啊都不容易,咱们这家就是你们的家,以后你们出嫁我出嫁妆,都按闺女一样风光出嫁,你们都是在我们家起步时候就在的,你们也看见了咱们的不易,咱们是共患难的,比一般的亲人还得亲呢。”刘氏拉着千落的手。

    玄妙儿生怕刘氏碰到了千落得胳膊,拉着刘氏坐下:“娘,这话我可是替她们记下了,到时候他们出嫁,可是都要你跟爹可就是他们的长辈,跟爹娘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高兴还来不及呢,我多了这么几个闺女,比那么几个臭小子好多了。”刘氏伸手拉着心静和心澈坐在自己身边:“你们啥时候有中意的人,就跟我说,就把我当成娘一样。”

    千落这本来就是个眼窝子浅的人,这又忍不住吊起来眼泪:“夫人,你对我们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,你对我们也好啊,这些年你一直跟着妙儿,护着她,更不容易,你们几个的好,我心里有数,还有千墨,都是好孩子。”刘氏看着这个姑娘,心里也有些酸,这都跟自己孩子一样大,就都出来伺候人,自己也是穷人过来的,能理解。

    这时候玄文涛也进来了:“这怎么都哭了,胖胖回去找我,说你们都哭了,让我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胖胖刚才跟着刘氏后边跑进来的,这近来看都哭了,赶紧回去搬救兵了,玄文涛不知道怎么回事,赶紧过来了。

    玄妙儿走到玄文涛身边:“爹,没事,就是千落想爹娘了,这大家也都跟着想起了往事,这就感伤了,现在没事了,我娘可是答应了她们三个,她们出嫁,你们出嫁妆,还得当高堂送她们出门子。”

    玄文涛连连点点头:“这有啥不可的,我看挺好,嫁妆保证都备足了,让你们风风光光的出嫁,不比那些有爹娘在身边的差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