申博sunbet官网-小说网 > 女生小说 > 画满田园 > 第七百七十九章 出了名孝顺
    ,

    马氏听着人家父女说话心里生气,可是现在还是顾着玄老爷子吧,这老头子要是死了,以后自己家就更难了。

    没一会李郎中进来了,他给玄老爷子诊了脉:“没什么大事,就是急火攻心,一下子气血上头了,休息几天就好了。”说话间李郎中看向这屋,这是刚下战场么?

    玄文涛和李郎中现在是亲家了,所以说话也更没那么多的顾忌:“没事就好,又麻烦老弟你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还说这个干什么,我给开个药方子。”说着拿出纸笔写了个药方,放在马氏面前,他们分家了,这抓药的事,自己自然是要给这个家的人。

    马氏拿着药方子,递给玄文涛:“老大,你看这屋里有几个没伤的,还是你去吧。”马氏那点心思谁能看不出来?这就是让玄文涛花钱去抓药了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分了家,玄文涛也是玄老爷子的儿子,也不能不管,所以伸手去接药方子。

    玄妙儿看出了马氏的意思,去是要去,但是不能让你舒心了,她抢着接过了药方子:“我去吧。”

    马氏反正是把药方子交出去了,自己也就不管了。

    玄老爷子这时候也醒了,只是他不想说话,所以又闭上眼睛,他真的想睡过去算了。

    玄妙儿拿着药方子出了门,见到门口有路过的妇人就跟人打招呼:“婶子溜达去啦?”

    那妇人停住脚步:“这不是妙儿么,这回来看你祖父祖母了?”

    “哎,都不好意思说,我三叔四叔打架了,我给送回来的,这不是把我祖父气晕倒了,我去给我祖父抓药。”玄妙儿就是为了把这事传出去,看看我们家的孝顺程度,看看马氏生养的孩子什么狗屁样,这以后家里有什么事,明显的谁不知道谁孝顺?银子不能白花。

    那妇人听了这个大新闻,满脸掩饰不住的高兴啊,这自己一会和邻居几个媳妇可是有话唠了:“你看看你祖父这些年,对你们一点不好,这到老了不还得靠着你们?也是你们家孝顺,上次你祖母生病,那你爹天天熬药,你娘天天送汤,这村里谁不夸啊。”说着又小声在玄妙儿耳边道:“那还是你后祖母呢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看着这个效果达到了:“婶子不多说了,我还得去抓药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赶紧给你祖父抓药去吧,好孩子。”那妇人赶紧踮着脚小跑着找人说去了。

    玄妙儿站在马车边又等了一个妇人过来,又把这话说了一遍,才满意的上了马车去抓药了。

    抓了药仍旧是玄文涛在院子里煎,因为玄文信和玄文诚都受伤了,出去也怕被笑话,当然他们不知道,这时候玄妙儿已经把这事传出去了,这就是真话,实话实说罢了。

    都忙和完了,玄文涛和玄妙儿才回家。

    当马氏知道这事劝河湾村都知道的时候,差点气得吐血了,自己怎么千防万防也防不住那个死丫头。

    第二天玄妙儿让千墨去他们上房的瓷器铺看了一眼,玄文诚和玄文信倒是都回来了,不过这回玄文信一直坐在铺子里,伙计收了银子也交给他,看来玄文信昨天的发狂起了作用。

    玄妙儿喜闻乐见,这兄弟两早晚能把这铺子开倒闭了。

    很快入了冬,这第一场大雪下的就很大,一夜间整个永安镇变成了白雪的世界。

    玄妙儿走出屋子,看着银装素裹的永安镇,心里很踏实,自己来了三年多了,已经很少想起前世的高楼大厦,想起前世的手机电脑了,已经完全融入了这个古代。

    而这天玄文涛也来了镇上,告诉妙儿玄清儿要出嫁了,这个月末,这都中旬了,月末没几天了。

    不过对于这样的事情,玄妙儿不意外,在那个家里,玄清儿现在就是一个商品一般,只看人家给多少银子,根本不去看嫁给什么样的人,至于她嫁给谁,自己也不关心,到时候回去送亲就行了,反正自己没事也经常回家回河湾村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自己过得很惬意,因为花继业也在镇上,每天来了两人斗斗嘴,偶尔他也会消失一两天,不过不来都会给她送消息,怕她担心。

    很快到了月末,玄妙儿接了玄安浩一起回了河湾村,现在的弟弟已经是小书生的模样了,也不胖了,多了几分的书生气,玄妙儿很庆幸,自己来了,让这个家里都过得好了。

    马车上,玄妙儿想起玄安浩以前绣花,自己忍不住摸摸他的脑袋:“小家伙,这个子长得真快。”

    玄安浩用手挡了挡玄妙儿:“姐,你别总是那我当小孩,要是让我同窗看见了,都要笑话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样,还怕羞了。”玄妙儿还是使劲的去搓了搓玄安浩的头。

    玄安浩捂着脑袋:“姐,你又变了,变得更粗暴了,这样嫁不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想嫁人,没事。”说完玄妙儿又尽情的搓搓玄安浩的脑袋瓜。

    “你不想嫁人,可是爹娘担心啊,我听见爹娘说了好几次了,有秘密,你想听不?”玄安浩一脸神秘。

    玄妙儿一听见自己婚事的事,头就疼,不过她自然想知道爹娘说了什么,她听了手上的动作问:“爹娘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处?”玄安浩调皮的看着玄妙儿。

    “你的要求我有不答应的么,你要啥随便开。”玄妙儿很敞亮,对于这个弟弟平时也重来不苛刻,需要不需要的都给他买。

    玄安浩挠挠头:“好像是没什么能开出来的。。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着急了:“那就别开了,赶紧说。”

    “爹娘上个月说喜欢继业哥,要是继业哥做女婿就好了,可是你们认识那么久了,也没那个意思,他们也不敢问,姐,其实我也喜欢继业哥做姐夫。”玄安浩心里真的喜欢花继业变成自己的姐夫。

    玄妙儿不能多说,可是脸也有点发热,两人这个关系现在其实就是差那么一句话,可是这厮也不表白。

    “这事还是看缘分,以后爹娘说什么,记得告诉我。”玄妙儿总怕爹娘哪天看见好的男子就把自己订出去。

    姐弟两聊了一路,到了家门口才停了嘴,进了院子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