申博sunbet官网-小说网 > 女生小说 > 画满田园 > 第七百二十章 马氏又闹事
    ,

    玄老爷子家里的那些事,在村民的心里不那么重要,重要的是玄家有银子了,自己的辛苦钱应该都能拿回来了,村里人这心也就放进肚子里了。

    当然玄老爷子心不甘,这两天也是一直让玄清儿出去找那个京城来的夫人,他总是抱着幻想,希望玄清儿回来的时候,是抱着银子的,高兴的对他说,祖父,银子拿回来了。

    可是玄清儿整日在镇上的大街小巷穿梭,哪还有那个京城来的夫人的影踪了?

    三日后,玄家老宅很多人,都拿着借银子的文书去拿钱了,这拿到手了也都放心了,都担心这银子有事,所以一早上天刚亮,这院子门刚打开,这人就都进来了。

    反正这银子也准备好了,也要给人家的,所以玄老爷子也没说没说,就让玄文诚把银子发出去了,这没一会一百二十两银子就都被拿走了。

    玄老爷子心烦,去后园子干活出气了,玄文诚心里有愧,也跟着出去了,玄文信压根没起来这么早。

    王氏和冯氏也都开始做饭了,这日子再怎么样,饭还得吃的。

    坐在炕上的马氏想着刚才那银子一份一份的被拿走,她的心里多难受,只有她自己知道。她的心这几天就像是被刀割下来了之后再放在火上烤一般,疼的一跳跳的,这都是自己的银子啊,就这么拿出去给人了?

    可是有什么办法?这事出了,其实她自己心里也清楚,这事她不是没怀疑,也不是不是知道这事的风险,放黑钱本就是地下干的事,不合法的,只是她想着挣够钱了就收手,还有玄清儿也不小了,这嫁了人这事也就断了,哪想到还不到一年就出事了?

    在马氏最难受的时候,她又想起来玄妙儿,这都要怪玄妙儿,就是她跳河不死家里就都变了,这个死丫头,为什么当时不死了呢?她拿着剪子抓起一个垫子就开始疯狂的剪着。

    边剪边骂:“玄妙儿你这个小贱人,都是你,你要是死了,我们就不会这样,你该死的小贱人。”

    玄宝珠看着忽然发狂的马氏,吓得一激灵,她现在受了刺激之后,人也变的脆弱敏感了,可是她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,她最怕的就是马氏有事,因为只有马氏活着,好好地活着,她才有依靠。

    她赶紧抢下马氏手里的剪子:“娘,娘你别这样吓宝珠,娘,你冷静些,为了别人不值得的,娘,咱们有什么事情慢慢说,你别激动。”

    马氏忽然趴在炕上嚎啕大哭:“宝珠,咱们家完了,咱们家真的完了,现在田地也卖的差不多了,以后咱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玄宝珠更害怕,她现在就指望这个家了:“娘,咱们要不然把铺子卖了吧,既然不挣钱,不如买点地,咱们好好种地吧,我觉得大哥说的有道理,咱们好好种地不愁吃穿的。”

    马氏停住了哭声,冷冷的看着玄宝珠:“你说什么?你听大房的话,他们就是要害咱们,他们都记仇了,你们听见他们今天的话么?他们说的都是要害咱们的,咱们有铺子就有希望,要是真的都回来种地了,那才真的完了呢。”

    玄宝珠这在常家也是有点见识的了,她还是希望这个家好一些,自己也好过一些:“娘,我是为了咱们家好啊,可是三哥开了这些年铺子,确实是开不起来,如果真的有一天铺子开不下去了,那时候咱们怎么办?娘,我是为了咱们家好的,我过得好不好,不都是看咱们家么,娘,你劝劝爹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你爹不能同意,这铺子是咱们家的脸面,你别听玄妙儿那个死丫崽子瞎说,你三哥怎么就不适合开铺子,现在你四哥也去,你四嫂能张罗,这兄弟两一起怎么也比以前一个人的想法多,力量大不是。”马氏的希望都寄托在了那个铺子上。

    玄宝珠听着马氏的话,心里是一点希望提不起来的:“娘,四哥不识字,并且两人一起管理一个铺子,容易意见不一样,这要是闹起来了,更不好处理了。”

    马氏现在可不想听一点反面的话,她的希望都在这:“你闭嘴,你三哥和你四哥都是从我肚子里爬出去的,再怎么也是亲兄弟,能有什么事,你现在怎么竟帮着外人说话?”

    玄宝珠心里有更多的话,可是最后也没说出来:“娘,你别生气了,以后咱们家会好的。”这是她在常家学的本事,依靠谁就要顺着谁的想法去说话。

    马氏这才心里舒服点:“还是宝珠懂娘,宝珠你说说,是不是玄妙儿投河不死,咱们家才有的这些事,要不然我找个道士做做法?”

    “娘,我总觉得咱们最好别去招惹玄妙儿的好,你不觉得每次咱们做什么,想都都很好,可是每次都没占到便宜不说,还要倒贴亏本么?咱们以后就离他们远点吧?”玄宝珠比马氏想的要多一些。

    可是越是这样,马氏越是不甘心了:“宝珠,你也觉得了是不是,只要是玄妙儿参与的事,这事准没好,不行,我必须找个道士来破破这事,弄不好咱们家的运气就是被什么水鬼挡了。”

    玄宝珠再想说什么,可是看着马氏坚定的目光,她也说不出来什么了,随她们吧:“娘,你干什么都行,就是别再得罪大哥他们家了。”

    马氏叹了口气:“没想到现在咱们要被人家这么压着,就是找个道士破破能咋地。”

    吃了早饭之后,马氏就把玄文信叫过来,在他耳边说了几句,玄文信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这边玄妙儿上午看着家里也没什么事了,也就收拾东西回镇上了。

    马车走到破庙对面的时候,千墨对着马车里边道:“小姐,前边是四老爷,还带着个道士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一愣,这道士是干什么呢?毕竟是亲戚,遇见了,千墨赶紧停了马车,对着玄文信问好。

    玄妙儿也赶紧打开马车帘子:“四叔,这么巧,你这是干什么去?”

    玄文信很尴尬,也不能说怎么回事,扯了个谎:“妙儿啊,你祖母这几天头疼,看了郎中不见效,我合计是不是撞到什么了,这请个道士回去看看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