申博sunbet官网-小说网 > 女生小说 > 画满田园 > 第三百八十六章 画馆要开业
    ,

    不过花继业不知道玄妙儿此时的心里,自己闹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玄妙儿想着他还有伤呢,也不敢太大动作:“花继业,你小心你的伤口。”

    “你那么担心我,还躲着我,让我拽一下不就好了。”说着又伸手去拉一下玄妙儿的小辫子。

    “好吧,好吧,让你再拽一次。”这次玄妙儿也不躲了。

    边上千落看着两人打闹,这火气大了,可是这是主子的事,她还是懂的,不能轻易的去管主子的生活,千醉公子没交代她管这些,就让她保护好小姐。

    不过千落心里还是想着怎么能折腾花继业一下,让他不能经常来才行,要不然他得了小姐的欢心,公子怎么办?就算是公子不是为了娶小姐的,可是他们才是最好的朋友,这个花继业不行。

    这些自然花继业不知道,要是知道自己派出去的人,心里惦记这要害自己一下,他得撞墙了,这些年自己的选择都那么明智,怎么这到了玄妙儿这,什么都是不在预料内的了。

    下午花继业走了没一会,玄文涛就来了,这段时间他隔天就来镇上买些新房子用的东西,其实也是特意的想着来看看玄妙儿这边,就算是孩子再有能力也是孩子。

    所以他经常来看看,帮着玄妙儿做些力所能及的,玄妙儿也正好打听打听家里的事。

    玄文涛把刘氏做的山菜包子拿出来:“你娘就知道你好这口,这不上午给你采的山菜,中午包好了,特意让我送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爹娘对我最好了,爹,咱们家的家具还要多久能完事啊?啥时候能搬进去?”玄妙儿拿出一个包子,还热的呢,味道淳朴清香,赶紧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玄文涛怕她噎到了,给她倒了杯水:“你慢点吃,你大舅和你大舅母两口子干活卖力,我和你娘怕他们累着,又给他们雇了一个小工,现在两个小工跟着他们,干的快多了,我觉得这月末也就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,我这着急住新房子呢,我和大姐最近买的东西可都把仓房放满了,就等着那边差不多了,都搬回去呢,对了爹咱们家开荒那边这几天咋样?”

    “那边都挺快的,地里事你就不用操心了,反正咱们家也是开荒,所以多雇些人,人多干得快,就是上房那边捣乱。”说着玄文涛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玄妙儿这几天没回家,不知道发生什么了:“咋了爹?上房又出什么幺蛾子了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你四叔,非要上咱们去做短工,可是你知道你四叔那个偷奸耍滑的性子,他去了倒不是差一个人的工钱,会让别人跟着都懒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让他去,或者也想祖父那样分配每个人的任务,干不完不给那些银子呗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是了,咱们家的地都包出去,让他和你四婶在把着西边那块地,早干完,晚干完都是那些银子,并且干得不好,银子不给,你祖父也同意了,这不还是扯上关系了,可是在村里咋办?这要是不同意,村里人也是要说三道四的。”

    “爹,这以后你还是尽量的避开这事,要不然以后五叔考不上,也去咱们家做工,你让不让?反正是少扯上。”

    “爹还能不懂么?可是咱们生活在河湾村啊,这有些事情就是无法避免的,咱们就算是搬了新家,难道还能就断了和上房的联系?不过爹会注意的,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,爹分得清楚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想想也确实是这样的,除非自己家搬走,就算是搬走了,这玄老爷子还不是自己的祖父了?马氏就算是后的祖母,也是祖母,这些叔叔姑姑,还不是亲人,还真的能一刀两断的那么彻底了?

    还有自己家不可能离开河湾村,他们喜欢这片山水,没必要因为别人强迫自己离开,反正这些事情把握好尺度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爹,我也是担心你们,不过你说的对,至于这样的做工也是正常交易,只要他们干好了活,咱们找谁不是干,不影响别人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玄文涛点头道:“之前是上房对不起咱们,所以咱们外着他们点,别人说不出什么,可是真的要弄成不来往的,毕竟是说不过去,反正爹心里有数,你们放心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倒是对玄文涛很放心:“爹,那我们这开业,让不让祖父他们来?”

    “来是一定的,还是像你二叔那,就说不大办,二你祖父祖母来一下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好,不让来终究说不过去。爹,你不用隔天就来看我,你看我这都准备好了么,也没啥事了,并且这画馆也不什么银号,就算是晚上没关门,估计都不会有人来偷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行,我这咋的也不放心,人家这么大孩子,也就在家里坐坐女红做做饭,你们这几个孩子,我这做爹都有愧了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也知道拗不过玄文涛:“那一会让千墨送你回去,我这先在有千落了,千墨不用整天在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这吃包子吧,我去你大姐那看看,再去你二叔那看一圈,你娘还给你二叔拿了不少包子,我这给送去了。”说着玄文涛起身,准备要走了。

    玄妙儿也跟着起来,喊了千墨,说什么让千墨赶车去送玄文涛,玄文涛想想:“那我正好再去买点东西,顺便有马车拉回去。”

    送着爹出了门,玄妙儿站在门口,看着街上的人来人往,人们的长袍长衫,总是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,可是却又带着些许的熟悉。

    后天就是开业的日子了,玄妙儿心里多少有些紧张和兴奋,毕竟对于一个画家来说,能有自己的画馆是一种有着精神意义的存在,所以这个画馆她没着急开业,只是想更能让自己满意。

    其实玄妙儿想了很多以后画馆的延续发展,她想让古代的绘画不那么单调的水墨丹青,她想要以后找合适的时机,慢慢的让花继业帮她弄出类似于水粉的东西,只有油画染料和丙烯,她还真的不太觉得古代能实现了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