申博sunbet官网-小说网 > 女生小说 > 画满田园 > 第二百七十六章 花继业心动
    ,

    看着花继业俊脸上的泥道子,玄妙儿满足加开心的笑了:“花继业,你比我还难看呢。”

    “有么?我觉得本公子就算是染了泥也是很俊俏的。”说着还对着水桶照了照,然后顶着个大花脸看着玄妙儿。

    玄妙儿对这个花继业私下里的厚脸皮也习惯了,也许众多的外表下,这个才是更真实的他吧,忽然玄妙儿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了,他年纪不大,到底经历了多少事情才会如此的伪装自己?

    花继业看着愣神的玄妙儿,用手拉了拉她的小辫子:“想什么呢,傻丫头?”

    玄妙儿回过神:“没什么,只是觉得这样的时光很难得,无拘无束,如果真的可以这样生活一辈子多好?”

    “你才十二岁,怎么说的话好像比我经历的还多?”说着花继业掏出帕子,用水瓢往帕子上倒了点水,小心的给玄妙儿把脸上的泥擦了下去:“疯丫头,这么脏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的内心不是个孩子,是个成熟的女性,这时候忽然心跳快了,脸红的不敢动。

    擦好了,洗了帕子,自己也擦了脸,然后道:“进去歇一会吧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对自己刚才的失态有点自责,自己这么大人了,咋还犯了花痴了,她随着花继业进了屋落了座:“你说我们是不是都有太多秘密了?”这是玄妙儿第一次和花继业说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花继业愣了一下:“是吧,也许我们生来就带着不同的责任。不过我希望你过得轻松些,你是女孩子,不要那么多负担。你还有我,有什么告诉我,我帮你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没想到今生能听见这样的话,前世他只盼着那个男人对自己说一句:别怕,还有我呢。可是那个渣男竟然到了劈腿也没说过,今天的玄妙儿总是觉得心跳加快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与你我不客气的。其实现在的劳累,我很开心,看着家里越来越好了。我就很满足,那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,也不要和我客气。”玄妙儿不知道为什么,自己不想推脱。她有什么事情真的想到找花继业。找千醉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们都不说客气的话,你是我唯一能说心里话的人,我希望是一辈子。”花继业本想说你是我一辈子的朋友,可是到了嘴边,他却没有那么说。

    玄妙儿没敢看花继业的眼神,点点头:“好。”她今日总是觉得两人间的画风有点跑偏了。不过想着自己的年纪和身材,还是觉得自己误会对方意思了。

    花继业心里也很矛盾。自己怎么好像喜欢上了这个小丫头,一个还是小豆芽菜的小丫头。一个十二岁的孩子,自己是不着急成家,可是自己还是觉得不敢相信,之前一直以为是以为两人志同道合,可是最近发现不是。

    几天不见到这个小丫头自己就想,晚上躺在床上,白天吃饭看书,总是会想到她,难道自己动情了?

    两人这样静静的坐着,心里都是想着很多,可是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直到太阳偏西,玄灵儿回来了,两人才发现他们在这坐了有多久,花继业才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前边的画馆修葺准备的基本完事了,玄妙儿这几天也开始雇人出去,在各个学堂门口贴收购字画的小广告了。

    玄文江那边下个月八号开业,有魏欣帮他玄妙儿一点不用管的。

    玄灵儿那边玄妙儿基本就是都让玄灵儿自己负责,玄灵儿现在就是拼了命的去弄铺子,已然要变成女强人了,只是偶尔愣神的去想想吕子明。

    玄妙儿听千墨说了几次,有个男子晚上经常在外边徘徊,玄妙儿问了千墨那个人的外表,猜也猜到是子明表哥了,也不知道大姐知道不知道,所以玄妙儿也打算找一天试探一下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千墨又进来告诉玄妙儿那个男子又来了,玄妙儿故意拉着玄灵儿出去:“大姐,陪我去东街买个消夜呗,我想吃那个王婆的面饼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什么时辰了,估计王婆该收摊了,这么晚了别出去了,你要想吃让千墨去吧。”玄灵儿没什么异常,只是真的觉得晚。

    玄妙儿看得出玄灵儿真不知道子明表哥来的事:“大姐,那你陪我在门口溜达一圈?”

    玄灵儿没太懂玄妙儿的意思,拿了衣服披上:“走吧,你这孩子,风一阵雨一阵的,这么晚了让千墨陪着吧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拉着玄灵儿出了门,刚才还说笑的玄灵儿到了门口愣住了。

    对面的吕子明没想到玄灵儿出来,也愣住了,然后有些不自然的过来打招呼:“灵儿,我这就是路过,这么巧遇见你们了,你们这是要出去?”

    玄妙儿扶额,这吕子明这个借口编的也太没水准了,在人家门口这是巧遇?

    玄灵儿还是没太接受吕子明忽然出现:“子明哥,你有事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,就是晚上睡不着,出来走走。”吕子明确实是经常晚上睡不着,出来走走,每次都会走到她们家门口。

    玄妙儿看着两人这么生硬的交流:“子明表哥,都到门口了,进去坐会,我哥也在家呢,还说起你了呢。”

    这本就有亲戚,进来坐坐不对,何况家里还有玄安睿和千墨呢,玄妙儿引着吕子明进院去了会客厅里。

    孙婆子见到有客人,也赶紧倒水端点心过来伺候。

    可是此时的吕子明好像什么都看不见,只是注视着玄灵儿。

    玄妙儿和玄安睿坐在边上似乎有点尴尬,不过留两个人在屋里也不是个事啊。

    玄灵儿一直低着头,好一阵才看向吕子明:“子明哥,我配不上你,就算是你同意,小姨爷也不会同意的,再说你也会被人笑话的。”

    家里的弟弟妹妹在边上说也好,如果只有两个人,她还怕自己狠不下心说这话。

    之前玄灵儿一直没有勇气当着吕子明的面说,她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丝的希望,可是她更知道人言可畏,更知道婚姻要长辈做主,他们两人之间隔的不仅是情感的问题,还有长辈以及周围人的看法。

    吕子明是个心里有数的人,这些他都想过:“灵儿,我说过你在我心里是最完美的,就算是你嫁过人我也不在乎,至于我祖父祖母,我会去说服的,别人的看法我不在乎,我只在乎你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ps:  还有一更哈~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