申博sunbet官网-小说网 > 女生小说 > 画满田园 > 第一百零九章 探访木天佑
    ,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??】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现在自己欠的人情也多了,既然人家送来了,还是吃吧,难道还能送回去:“大家吃吧,一会我去送食盒,再谢谢木大哥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伸手打开食盒,把菜饭都拿出来,摆好,大家也就没法推脱了,这午饭吃的倒是丰盛,包子剩下不少,正好晚上吃了。

    而苏牧喝了燕窝粥,人也精神了,能开口了:“谢谢二舅,谢谢表弟表妹。”

    玄文江瞪了一眼苏牧:“和二舅还说这个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苏牧忽然想起来他昏迷时候玄妙儿的话,对着玄妙儿道:“妙儿表妹,等我好了,带你上山打野鸡套兔子,烤一整只野鸡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有点兴奋:“小表哥,我昨天说的你都听见了啊,那可是说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多亏你一直说话,我想睡过去都不行。”苏牧心里很感激,几次走到鬼门关,都有一个声音在叫他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感激的看着玄妙儿,觉得她不光出了银子,人参,还有更多的感情。

    苏牧醒了,没什么危险了,所以玄妙儿和玄安睿下午也要回家了,都在医馆没地方住,所以留下两个人照顾就可以,等到稳定了,就可以回家养着了。

    回家之前,玄妙儿和玄安睿带上食盒去了木府,许是木天佑知道玄妙儿会去谢他,通知了守门的,守门的见了玄妙儿,问了姓名就带着他们进去了。

    随着家丁带着他们进了府,绕过一处花园,又穿过一个妙手游廊,来到一处正院,院子的墙角是一处寒梅,正开的娇艳,墙边是一排松柏,映衬的别有滋味。

    院子里的雪扫的很干净,家丁引着玄妙儿和玄安睿进了这院子的正房。

    “你们来了,快进来。这屋子里有地龙你们暖暖。”木天佑一袭白衣,坐在茶桌边上,他的笑容就仿佛是长在脸上一般,无论什么时候。都给人温暖。

    “谢谢木大哥。”兄妹两道了谢走进去。

    “别客气,都坐吧。”木天佑笑着道。【ㄨ】

    玄妙儿把食盒放交给了边上的下人,坐在木天佑对面,玄安睿坐在她边上。

    “谢谢木大哥的照顾,今天我们才能吃上热的饭菜。我现在也没什么能力报答,所以这恩情只能记在心里了。”玄妙儿说的很真诚,确实自己现在一穷二白。

    她现在对于别人的帮助,真的只是觉得别人同情她,因为她现在还是个小豆芽,还没张开呢,要是说唯一对她好奇的,知道她事情多些的,也就是花继业了,别人对她有什么想法。她自己都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别客气了,我这也是举手之劳,何况你叫我一声大哥,我这也要尽尽兄长的责任不是。”这话说的有些玩笑,也让气氛轻松了很多。

    玄妙儿在现代也是见过了各种的美男,可是现在再看木天佑还是觉得很帅,是那种带着仙气的感觉:“木大哥就是心善,锦上添花的事情有很多人,可是雪中送炭才是当真暖心。”

    木天佑每次见了这个小姑娘都觉得她和实际年龄不符合,这些道理和语气绝不是一个十一岁的女孩能有的。可是这事实就在眼前,这就是一个小村姑。

    “难得你能这么想,那以后没事你们兄妹还有你弟弟都来府上坐坐,我这也没什么朋友。难得与你们谈得来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木大哥不嫌烦就行,我家兄弟姐妹可是多了,我还有姐姐和一个小弟弟呢。”玄妙儿说起家人就满是自豪。

    木天佑看着玄妙儿说起家人的幸福,自己心里酸酸的,自己在家里不过是个棋子,倒真的不如一个农家孩子幸福。这金钱有什么用?冰冷的,没有一点温度。

    “我这就不怕人多,你们想来玩我随时欢迎。”木天佑这个邀请是发自内心的。

    玄妙儿对木天佑尽管比较尊重,但是总觉得这个人仙气太重了,倒不如花继业那种相处的随意,不过自己不介意多认识些贵人,这个社会等级观念太强了,没后台,简直是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“那以后免不了打扰木大哥了,今个时候不早了,我和哥哥还得回村呢,就不多留了。”玄妙儿昨天也没睡好,再说家里也等着信呢。

    木天佑也理解:“那今日就不留你们兄妹吃晚饭了,你们也早些回吧,你小表哥那边我会派人去送饭的,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这太麻烦了,我小表哥没危险了,不用木大哥再麻烦啊。”玄妙儿觉得这人情欠的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表哥是硬伤,需要补补,我这也就是举手之劳,以后要是想谢我,就没事过来陪我热闹热闹,你看我这诺大的院子,就这么几个人太冷清了。”木天佑的笑容这时候减淡了,他真的觉得自己凄凉。

    玄妙儿也知道再推脱倒显得矫情了:“嗯,那就谢谢木大哥了,我们回了。”

    木天佑转动轮椅的轱辘,想要出来送。

    “木大哥,别出来了,外边冷,你要是再客气,我倒是不敢来了。”玄妙儿担心木天佑的腿脚不方便,又不能直说,这样开口也让两边都轻松。

    “那我便不送了,你们路上小心。”木天佑看出了玄妙儿的意思,真的觉得这个女孩不一般,这样的朋友难得,这样的家人尽管穷,可是是自己羡慕的氛围。

    玄妙儿和他挥了挥手,兄妹两很快消失在木天佑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木天佑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,久久不能回过神,他想起了自己来这个国家的原因。

    自己本是平西国的皇子,却从六岁被送到了这凤南国做质子,质子说得好听的皇上对他的看重,说得难听就是皇上不在意的一个皇子。

    而平西国子嗣却不那么兴旺,加上他也就三个皇子,所以他从来了凤南国之后,平西国的皇后为了稳住自己的儿子的地位,就开始对他下黑手,而他的母亲却又无权无势,所以他几次险些丧命。

    后来他收到了母亲的密信,让他想办法自己保命,哪怕什么都不要,只能一生平安就好,千万不要去报仇,只要他活着。之后不久就传来了,他母亲去世的消息,他知道母亲的死不那么简单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