申博sunbet官网-小说网 > 女生小说 > 画满田园 > 第二十六章 绘画的见解
    ,

    玄安浩看着自己姐姐不太正常了,管个男人叫姐姐。再看着那个男不男女不女的公子,更不正常,可是姐姐做事他一向信任的,现在只能静观其变吧。

    这一声姐姐确实是说到了华容心里,这些年他都希望别人当他是女子,今日听见有人称呼他为华姐姐那一刻,她的心都化了:“妹妹,你刚刚叫我什么?”

    玄妙儿知道这是对了对方心思了:“华姐姐,你我萍水相逢也算是缘分,我这一声姐姐还希望你别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生气,高兴还来不及呢,好妹妹,刚刚听那些人叫你玄妙儿,是你的闺名了吧,以后有什么事情来找姐姐。”华容满脸喜色,想要过来拉玄妙儿。

    不过刚到玄妙儿眼前,华容的动作又停下了:“你看姐姐我高兴的,忘了礼节,你也是大姑娘了,我这差点逾越了。”说着从腰上摘下来一个玉坠子,递了过来:“这是我母亲的遗物,今日就算是你我结拜的信物了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看着那么大的一块玉,快赶上手掌大小了,又听说是母亲的遗物,自己没敢接:“姐姐这礼物太贵重了,恕妹妹不能接受。”

    “给你你就拿着,我母亲生前最放心不下我,现在有你这样的姐妹,我母亲也是高兴的,这个给你,母亲在天之灵也会同意的。”华容说着,硬是把那玉佩放到玄妙儿手里。

    玄妙儿见对方真心相送,也不好推脱:“那妹妹就收下了,我没有贵重东西,这是我亲手做的小木雕,希望姐姐喜欢。”说着玄妙儿把自己佩戴的一个木雕挂坠递给了华容。

    华容高兴的收下了,才想起来问:“妹妹说的那些书可否让姐姐看看?”

    玄妙儿一直知道说谎不好,说一个谎话就要有另一个谎话去圆,不过今日也算是做好事了:“姐姐也看得出我得家境,根本没有什么藏书。不过不瞒姐姐,我这记忆力很好,看过的很容易记住,所以我偶尔去书摊上翻看,也就不知道都在哪看见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怪不得刚刚在山上看见妹妹吟诗,原来妹妹有这个本事,不过你能识字也是很厉害了。”华容再一次觉得这个女孩子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家父识字,所以从小学了些,对了,姐姐今日来这是访亲探友么?”玄妙儿觉得两人关系很近了,所以问问这些也无不妥,外一自己能帮上一二呢。

    “是来寻景的,下个月是我父亲生辰,他唯独喜欢书画,这些年我也让他操了太多心,所以想亲手画一幅画送给他,今日出来看看景,心里也有些数,刚听见妹妹说这是一副天然画卷的时候,也有同感。”华容看着眼前的美景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玄妙儿听说对方是为了画,也是对他父亲的一片孝心,心里有几分动容,想着也许该给对方一些提示:“华姐姐未必要画好山好水,其实有时候的景色不局限与这样的美,你可想过他最开心的是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华容都没有想就开口:“是年下都归家的那一天。”

    “华姐姐想没有想过,可以画一副归家。其实画不一定要青天白日,年下大雪纷飞,家人相聚而归,那种门前守望相迎的景色是不是更应景?”玄妙儿看着华容缓缓说道,她前世画的好,她更归结于心,因为她经历的多,所以她的心更细腻。

    “妹妹你真是帮了姐姐大忙了,这个想法好,要不然每年父亲生辰,大家都是送书画,可是去千篇一律,今日听妹妹一席话,真是茅塞顿开。”华容说话一点不含蓄,笑的很真心。

    “只是说了自己的想法,画的如何还是看姐姐的,希望姐姐能与令尊好好相处,有些事情需要互相理解。”玄妙儿见华容高兴,自己也开心。

    华容动容的点点头:“真小不到今日在这能遇到知音,也算是老天对我华容的垂怜了,时间不早了,我这难心事,今日都解开了,也得赶紧赶回京城了,等我事情都办好了,一定再来看妹妹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把手上的鱼递过去:“这可是姐姐花钱买的,别浪费了。”这话也明显是玩笑。

    “妹妹亲手烤的,我自然要品尝。”华容接过去开始吃烤鱼,尽管在这露天之地,可是华容吃的吃像很好看。

    吃了鱼,华容让丫鬟把那小桌子上的糕点都包好了递给玄妙儿:“给你们银子未必有这实用,怎么你们也能捞到几块吃。”

    玄妙儿也不推脱,接过来:“姐姐想得周到,那就谢谢姐姐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客气了,只是今日一别估计要两三个月之后能再见了。”华容还真舍不得这个小姑娘,与她说话自己心里踏实。

    玄妙儿也有点不舍,这个男子尽管有些性1取向不正常,可是人品是极好的:“那期待姐姐下次的到来。”

    两人的告别有些不舍,玄妙儿送了华容一段,可是送君千里终须一别,所以还是在挥手中,两人分开了。

    回来的路上,玄安浩不解的开始发问:“姐,那是男的,你怎么能称他姐姐呢?还有什么时候你看过那种奇怪的书?”

    玄妙儿就知道这个弟弟不好糊弄:“其实这个华公子这是一种心理问题,那不是他的错,他也很痛苦的,所以我这么说只是让他心里放宽些,过得轻松些。”

    “姐你就是心肠好,见了他帮咱们。不过咱们回去要把银子给祖母么?”玄安浩心里更关心这个,他也是个小守财奴,到手的银子真的不舍得拿出去。

    “不给,估计玄清儿在祖母面前不能少说这件事了,给不给都要挨骂,怎么都挨骂了还给她做什么。”玄妙儿今天就是想与玄清儿死磕到底的了。

    “嗯,我也不想给她们,这还的留着到时候接大姐回来呢,你说华公子给你玉做什么,不如给银子了,咱们就能去接大姐了。“玄安浩叹了口气道。

    “给银子那就不是友情了,给物件才是交心,对了弟弟,这附近有什么地方能藏东西么?别人不去的,或者人少去的。”玄妙儿今日可不敢把这玉佩带回去。

    因为今天弄不好玄清儿不相信华容就给她那么点银子,所以一定会找了机会就摸她身上的,这么不要脸的事情,玄清儿一定做得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