申博sunbet官网-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最强捉鬼炼妖系统 > 第592章 比神偷还厉害的眼力
    ,    司空霏月入一只灵猫,悄无声息潜入别墅,凭借手中一根铁丝,所有非电子锁的门,对她来说,都是敞开似的,只需几秒钟时间,就打开了,相当于她拥有一把万能钥匙。

    周陆心中暗赞,果然厉害,这些灵巧到极致的特殊能力,司空霏月就凭借这一点,当之无愧可以称作女神偷。

    而她的麻醉飞针,在做这种事时,相当有用。

    无论人畜,中了她飞针,一开始没有什么感觉,而一个呼吸间,就瘫软下去,昏睡不醒。

    她这样的神偷,真是防不胜防,有时候比杀手还可怕。

    “外层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耳麦中听到司空霏月压低的声音。

    周陆挥了挥手,带着石义、郑林丹妮等人,走出树荫,大摇大摆进入大别墅。

    周陆先去搞定一名叫唐明初的。

    唐明初名列天龙榜二十强,凌家重金雇佣做保镖队长,司空霏月不敢轻举妄动,留给了周陆。

    能名列天龙榜二十强,都非常警觉,以司空霏月实力,难保进攻前不被发觉。

    周陆拿着司空霏月的麻醉针,依葫芦画瓢,甩手丢出,刺在床上睡觉的唐明初脖子血管上。

    用麻醉针也是有讲究的,刺入血管见效最快。

    搞定天龙榜武道高手后,周陆来到三楼主卧。

    郑林丹妮正站在一张大床旁边,大床上躺着一男一女,沉睡不醒。

    周陆去麻醉唐明初时,司空霏月把剩下的人,全部搞定。

    是否有见周陆来到,指了指床上的男人问:“他是凌择祥吧?”

    周陆注目床上的男子。

    与奚琪发来照片进行对照,这男子正是凌择祥,是凌琦伟和凌鹏鹍的父亲,凌家的主事人。

    “没错,是凌择祥。”周陆点了点头,又问,“凌琦伟在哪个房间?”

    “可能在三楼。”郑林丹妮说。

    “嗯,过会儿也去打个招呼,问候问候。”周陆说。

    周陆是有仇必报的人,之前凌琦伟想雇凶杀自己,当时奚琪求情,放了他一马。

    但如果他这次与邪眼组织有关,必然不能放过。

    “还打招呼问候?”郑林丹妮额头上拉下几根黑线,“你不是说,我们是来友好暗访吗?”

    她说的是业界术语,“友好暗访”是暗地里拿了东西走人,“打招呼问候”,则是要在屋主身上做点什么。

    “两个都要,先友好暗访吧,听说他们家赚的钱,几辈子花不完,作为有公德心的友善同胞,先得帮他们解决这个难题。”周陆笑眯眯的说。

    “噗哧”

    郑林丹妮忍俊不禁,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她顺着话头说:“那你准备怎么打招呼问候?把他们叫醒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,就在他肚皮上写,郑林丹妮到此一游。”周陆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才不要,为什么要写名字?”郑林丹妮感觉匪夷所思,哪有做盗贼的到处留名。

    “你的名字好听啊。”周陆淡笑道。

    郑林丹妮听到周陆称赞她名字好听,心头一阵乐熙熙。

    她语气轻柔起来:“谢谢,你名字也很好听,为什么不写你的呢?”

    “我的名字不止好听,是特别特别好听,不能随意写在别人肚皮上。”周陆故作一脸认真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郑林丹妮丢出个白眼,笑骂道:“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这时,司空霏月来到主卧,见两人站着闲聊。

    她略显不满:“喂,都什么时候了,你们还在这里闲聊?有点职业操守好不好?没有职业操守,也要尊重一下躺在床上的房子主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,先不说了,我们开工。”周陆呵呵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开工了,在厨房找到两个隐藏的保险柜,跟我来。”司空霏月说。

    “稍等。”

    周陆摆了摆手,叫住司空霏月。

    司空霏月停住脚步,回头见周陆在仔细端详一面梳妆镜。

    她自信的说:“这间卧室我查过了,没有藏保险柜和暗墙,梳妆镜下面抽屉里,有些金银首饰,你不会是这个也拿吧?”

    作为神偷,司空霏月眼界很高,偷的东西至少是五百万起的珍品,对于普通珠宝首饰,她看都不看。

    周陆没有回应,仍然站在梳妆镜前,一脸严肃,没有离开的意思。

    郑林丹妮和司空霏月见他这么的郑重其事,如此细致注重镜子,也就觉得,他或许有发现。

    所以不再打扰,只是安静等待周陆说出结果。

    一秒……

    五秒……

    十秒……

    周陆抬起手摸了摸下巴,,捋了捋发丝,对着镜子开口:“我最近好像瘦了。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郑林丹妮做了个吐血的动作,觉得又被周陆给耍了。

    “晕死!”司空霏月猛翻白眼,无奈的说:“你这个时候浪费宝贵时间,真的好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好。”

    周陆随口应着,手伸向梳妆镜,在镜面摸索一阵。

    然后用力在镜子中间按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咔咔咔……”

    一阵异响传出,实木地板上出现了一条缝隙,这条缝隙很快扩大,形成一个窄小的洞,洞里有台阶连接,斜斜延伸向下方。

    司空霏月一声惊呼:“二楼建有隔层地下室,你是怎么看出来的?”

    她脸上有点发烫,刚才她自信的说房间检查过。

    这方面,她自认为是专家,比周陆高明很多。

    可是,周陆能看出她看不出来的隔层地下室,并找到了开启机关。

    “我在别墅外,观察这房子整体构造,看出这栋房子,有改造过的痕迹,站在这房间时,我能感觉到有不同寻常。”周陆说。

    “总览大局,又观察细致,厉害啊!”郑林丹妮满眼星星。

    司空霏月追问:“你怎么断定,机关是在镜子上呢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房间布局最巧妙的地方,最危险的地方,反而最安全,机关设计在镜子上,正常人反而不去注意,只是这样用久了,会轻微变形。”周陆说。

    司空霏月眼睛一亮:“知道了,你说自己变瘦,不是在耍我们,是发现镜子照出的脸型,看起来小一点,以此发现镜子中间稍稍有凹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答对了,真聪明。”周陆似笑非笑的竖起大拇指。